行业动态

文章详情 Article Details

亚洲航运资本崛起,欧洲银行倍感压力持续萎缩

发布时间:2019-07-27    494次浏览

2018年,一度占据国际船舶融资市场主导地位的德国船舶融资市场继续萎缩,只有少数几家银行仍致力于航运业务;而在为关键的希腊航运市场融资方面,来自中国的航运融资租赁公司持续的给欧洲银行带来压力。


不久前Petrofin Bank Research在其对希腊船舶融资市场的第18次年度调查中报告称,欧洲银行对希腊船舶的贷款额出现了轻微的下滑,2019年初银行贷款总额为531.8亿美元,较12个月前下降1%多一点,停止了大幅下降的趋势。

Petrofin创始人泰德?佩特罗普洛斯(Ted Petropoulos)指出,尽管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汇丰银行(HSBC)、花旗银行(Citi)、荷兰银行(ABN Amro)和荷兰国际集团(ING)仍是主力,但希腊各银行却不顾一切地表现强劲,尽管它们仍受到希腊经济和非船运行业不良贷款比例较高的拖累。


此外,其还表示,来自远东和北美的资本在希腊市场的份额都在上升,虽然未能完全抵消德国和英国银行撤出航运资本的绝对量。

Petropoulos说到,“欧洲银行面临的主要竞争来自于远东的融租公司。中国租赁公司发展势头强劲,也开始满足小船东的需求。此外,中国租赁公司的数量也出现了大幅增长,且融资成本也已降至与银行相当甚至更低的水平。”

其还介绍到,面对市场的变化以及自身的实际情况,目前欧洲的银行仍主要与他们自己的可靠客户打交道,“几乎不考虑任何新客户”。船东通常别无选择,只能依靠租赁来为他们的新造船或二手船购买提供资金。

Petropoulos表示:“过去几年,日本租赁公司选择性地向与日本有关联的客户提供融资,且偏爱那些在与日本造船厂和银行打交道方面有着长期良好记录的客户。”

两级贷款市场作为一种贷款模式继续占据主导地位。顶级船东以灵活的条款获得低成本的资本,而较小的船东则难以获得融资。希腊船舶融资领域的私人股本基金表现低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成本较高。

Petrofin报告称,总体而言,银行利润率已开始下滑,因为他们更多的将重点放在了规模和质量上。不过,总体而言,大多数银行都享有较为安全的贷款组合,近年来提供的贷款中,不良贷款很少,而那些滋生不良贷款的银行则在继续将不良贷款主要转移给私人股本基金。

最近进入船舶金融市场的银行正在经历稳健的增长,包括阿姆斯特丹贸易银行(Amsterdam Trade Bank)、塞浦路斯银行(Bank of Cyprus)、希腊银行(Hellenic Bank)、M&M和Astro Bank。此外,Petrofin指出,规模较小的远东和中东国家银行正在发展自己的航运业务。

此外,该机构表示,银行目前对国际贸易增长放缓越来越感到担忧,但新造船订单和交付数量的减少,帮助抵消了贸易增长放缓的影响,尽管拆船率仍相对较低。

海事法律法规方面,IMO2020以及压载水公约的实施都增加了航运业和银行业面临的挑战。

“银行也开始调查与航运及其客户有关的环境问题。因此,批准贷款的时间变得更长,不确定性也在进一步增加。”



尽管如此,希腊航运业仍在继续增长,这支撑了银行对希腊航运业的兴趣。近年来,挪威资本和银行市场发展强劲,在融资、投资支持、租赁/光船和合资企业方面为希腊业主提供了一些解决办法。

Petropoulos 总结道:“过度杠杆化和激进银行的调整过程,在经历了10年之后,已接近尾声,如今几乎没有哪家银行在仍在大规模的持有不良航运贷款。因此,预计经济下行下的幸存者和近期的入市企业将再次助推船舶融资市场。不过,由于银行仍受到资本限制的制约,并发展出要求越来越高的风险和合规部门,预计复苏将较为缓慢。”

延伸阅读,
德意志银行集团(以下简称“德意志银行”或“德银”)于2019年7月24日发布今年第二季度业绩,当期记入主要战略转型支出,净亏损31亿欧元 ,去年同期为盈利4.01亿欧元。若不计入战略转型支出,当期实现净利润2.31亿欧元,税前利润4.41亿欧元。

本月早些时候,德意志银行航运分析师Amit Mehrotra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证实,在宣布大规模重组并裁员1.8万人后,他和他的团队仍在运营。